风掠

东坝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部,因其廉价的房租吸引了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居住,他们主 要集中于坝河以北,北小河以西的区域。城中村形成的时间已经无从考证,在官方年鉴 中也并没有针对城中村流动人口的统计。我于2010年来到这里时,这已经是一个颇有 规模的社区了。由于城市发展,几乎每年都有传出城中村拆迁的消息。2017年11月18 日,大兴城中村发生了严重火灾事故,政府随之对城中村采取了强硬的整治政策。2018 年,东坝城中村也没能逃脱被拆迁的命运,总面积约320公顷的土地变为了废墟,被遣 散人口并无统计。

2018年10月,当我终于有机会回到东坝这片地方时,映入我眼里的是一望无际的绿和几栋零星散落的房子。大学四年(2010-2014年),我常常在这里游荡。我好奇他 们的生活,好奇他们创建起来的这个空间。现在我还能记起许多人的面孔,然而记忆 却无处可依。原来存在的痕迹可以如此轻易的被抹去。他们曾无声地过着自己的生活,又将在时间中默默地被遗忘。如果发展是无可避免的趋势,我们能不能换一种合 理的方式对待被裹挟而行的人?

现场

2020,ESBAN,装置14m × 5m,安全网,玻璃,镜子,砖块,照片投影,书。

投影